朦胧灯

当年乡囧那些事(二)

      二曰“无能”。有一次,我们知青自己养了几只鸭子。一日杀鸭,一个知青从没有杀过鸭子,朝着鸭脖子狠狠一刀。不想没中要害,那鸭子竟挣扎着从他手里逃走。嘎嘎嘎地叫着飞跑,洒下一路斑斑血迹。他追了好半天才重新把它抓在手里。一连几刀砍下去,竟把它脖子全砍断下来,闹了一出“死无全尸”。“知青杀的鸭子会走路。”农民们都这么嘲笑我们的无能,弄得我们很没面子。


评论